烤面包的早晨

yesterday a nobody

很多东西都是会缓慢变化的,就像是不喝就睡不着的牛奶,静卧在杯子里,然后慢慢发酵。

再喝一口时就是发酸的味道。


突然觉得自己没有一样擅长的事。

安静地像是泡在了等待变酸的牛奶里。

安眠。


 

© 烤面包的早晨 | Powered by LOFTER